<tt id="03l6a"></tt>
  • <cite id="03l6a"></cite>
    <source id="03l6a"><menuitem id="03l6a"></menuitem></source>

    <rp id="03l6a"><menuitem id="03l6a"></menuitem></rp>

    1. 
      
    2. <tt id="03l6a"></tt>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資訊 > 正文

        延安醫藥IPO:兩度因信披違規被警示,三年換了仨董秘!舉債速度超業績增長,分紅幾乎分走三年凈利總和

        專題:延安醫藥IPO:高價售藥、頻繁換董秘 “***式”分紅肥了實控人家族

        延安醫藥IPO:兩度因信披違規被警示,三年換了仨董秘!舉債速度超業績增長,分紅幾乎分走三年凈利總和
        (圖片來源網絡,侵刪)

          來源:慧炬財經

          左手舉債,右手大額分紅,沖擊北交所背后,延安醫藥存在的問題著實不少!

          作者 | 蕭風

          自9月1日"北交所深改19條"出臺,至今已滿月。而深改政策后,企業申報北交所IPO明顯增多,據慧炬財經統計,截至9月30日,9月北交所新增受理企業共有16家,僅在9月27日、28日這兩天,北交所新增受理就達到10家,這其中就包含延安醫藥和永創醫藥兩家藥企。

          在過去的9月3日,北交所成立已滿兩周年。據統計,北交所成立兩年以來,共有20家醫藥企業成功上市,其中,化學制藥領域有7家,醫療器械領域有6家公司。

          當下醫療反腐進入深水區,處于風暴中心的相當一部分藥企融資受到沖擊。北交所最新一期的《發行上市審核動態》就重點提及了醫藥IPO銷售推廣,向中介機構提出包括內控制度是否健全有效,異常推廣商相關業務發生是否真實合理,是否通過資金流水核查有效排除異常資金往來情形,是否充分獲取相關外部證據等四大核查要點。

          招股書顯示,延安醫藥是一家綜合性醫藥企業,主要從事化學藥品制劑、原料藥及醫藥中間體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藥品制劑涵蓋消化系統、糖尿病、皮膚、抗感染以及呼吸系統等多個用藥領域。

          目前,公司主要產品格列齊特緩釋片、諾氟沙星膠囊以及合作生產品種鹽酸二甲雙胍片都已通過一致性評價,但奧美拉唑腸溶膠囊產品未在首家過評3年內完成一致性評價,存在一致性評價失敗或者不能在延期時間內通過一致性評價的風險。

          慧炬財經注意到,延安醫藥于2016年9月7日掛牌新三板,此前曾因信披違規被股轉公司兩度口頭警示。2022年1月7日,全國股轉公司因延安醫藥未及時披露申請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輔導備案相關公告,構成信息披露違規,對延安醫藥及相關責任主體取口頭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一個月后的2022年2月10日,全國股轉公司又因延安醫藥未及時審議并披露關聯交易、關聯方資金占用,構成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違規,對延安醫藥及相關責任主體取口頭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

          實控人夫婦同一衛校教師出身

          夫妻店模式有隱憂

          事實上,延安醫藥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公司實控人為王學亮、邱惠珍夫婦,夫妻店模式的風險是內部控制缺位、侵占公司利益。

          股權結構上,公司控股股東為王學亮直接持有公司58,570,600股,持股比例為46.15%,擔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公司實際控制人為王學亮和邱惠珍夫婦。王學亮除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外,還通過***天下合控制公司5.95%的股份。邱惠珍擔任公司董事,直接持有公司12,017,375股,持股比例為9.47%;同時邱惠珍是***盈的執行事務合伙人,通過***盈控制公司10.03%的股份,王學亮、邱惠珍及其一致行動人***盈、***天下合、王首辰通過直接與間接持有的方式合計控制公司74.28%的股份。

          目前,大多數民營企業中都有夫妻店的身影,尤其是上市公司這種夫妻店模式風險更大。眾所周知,夫妻和睦是影響企業經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如果夫妻關系不和,尤其是雙方均在公司內部擔任重要職位,將會導致股東的利益嚴重受損。

          由于企業與家族的雙重屬性,因夫妻關系破裂導致公司遭殃的案例不在少數,此前周鴻祎離婚成為熱門新聞的主角,就是與此有關。

          簡歷顯示,王學亮,1963年10月出生,畢業于上海醫科大學藥學院藥學專業,1986年9月至1990年9月,在普陀區衛生學校擔任教師,此后陸續在在上海市醫藥公司、思富制藥等公司任職,2000年3月至2001年2月,還曾擔任香港中大藥業常務副總經理。

          而王學亮妻子邱惠珍早年也是普陀區衛生學校的一名教師,曾于2002年3月至2004年7月,在復星醫藥擔任市場部經理,隨后四年為自由職業者,2008年6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另外,王學亮與邱惠珍之子王首辰,1992年5月出生,2021年7月至今就讀于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持股比例為2.68%。

          三年換仨董秘為哪般

          治理能力有待考驗

          值得一提的是,延安醫藥在最近三年時間里,董事會秘書換了3人,且人員變動都是因為個人原因離任而非任期屆滿,高管的變動尤其是董秘的頻繁更替,都是對延安醫藥公司治理能力的考驗,董秘頻繁變動顯然不是積極信號。

          招股書顯示,2021年1月,董事會秘書蘇宏鳴辭職,2021年4月張偉接任董秘,到了2023年1月張偉因個人原因離職,2023年2月嚴詩涵接任董秘,這意味著三年時間里公司三次更換了董事會秘書崗位負責人。

          2023年2月,接替張偉擔任董秘一職的是嚴詩涵。資料顯示,嚴詩涵1987年9月出生,曾分別在景尚旅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博聰兒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辰瑞鉑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任投融資總監等職務。2023年2月至今任公司董事會秘書,之前沒有在延安醫藥工作過,是公司的新面孔。

          對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董秘的重要性是顯而易見的,董事會秘書是上市公司與證券交易所之間的指定聯絡人。其對外負責公司信息披露、投資者關系管理;對內負責股權事務管理、公司治理、股權投資、籌備董事會和股東大會,保障公司規范化運作等事宜,因此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董事會秘書崗位的穩定也是一家公司管理層穩定與否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在遞表北交所前夕的關鍵時刻,三年時間里董事會秘書崗位換了3人,公司如此重要崗位頻繁的變動,這也不得不令人對董事會秘書工作質量產生質疑。

          一位投行人士對慧炬財經表示,三年三換董秘,更換頻率明顯偏高,雖然董秘在上市公司中屬于高管,但其更多的是上市公司的對外部門,其參與經營的程度比較低,處理大量程序性問題和負責治理層溝通,對上市公司自身經營影響不會太大,但頻繁更換董秘可能對投資人釋放出企業經營穩定性不佳的信號。

          此外,在企業的IPO進程中,監管層對于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的穩定性也特別關注,如出現頻繁變動必然會引起注意。

          招股書還顯示,報告期內還有多名高管離任,2020年8月,總經理助理陳宏權因個人原因離職,2023年3月,副總經理陶煦因年齡退休,而延安醫藥在招股書稱上述人員的離職沒有實質變更公司日常經營團隊。

          去年營收凈利雙降

          主營收入低于同行

          縱向來看,2022年延安醫藥營收凈利雙雙下滑,雖然今年上半年業績穩步增長,但橫向比較發現,延安醫藥的整體規模較小。

          財務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延安醫藥實現營收3.16億元、3.39億元、3.23億元、1.9億元,2021年及2022年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11%、-4.76%;凈利潤分別為3536.66萬元、4942.37萬元、4934.55萬元、2678.53萬元,2021年及2022年同比增長率分別為39.75%、-0.16%;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90億元,同比增長35.25%,歸母凈利潤3095.53萬元,同比增長15.45%。

          需要指出的是,2021年,延安醫藥出資完成一致性評價的產品格列齊特緩釋片中標第四批國家集,報告期內取得該產品授權生產許可費收入分別為4,614.79萬元、7,029.96萬元和2,949.96萬元,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了積極作用。不過,2023年3月,該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由天津君安變更延安藥業名下,如果未來該產品未中標河南十四省聯盟及廣東省集或者后續集中標價格大幅下降,將會對公司經營業績帶來不利影響。

          從產品類型來看,報告期內,公司制劑類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19,033.50萬元、16,493.61萬元、16,735.20萬元和9,536.94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0.15%、48.64%、51.83%和50.71%;原料類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12,495.70萬元、12,657.84萬元、8,295.23萬元和6,101.12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9.49%、37.33%、25.69%和32.44%。上述兩類業務收入報告期內呈現波動下降趨勢,未來若公司未能取有效的應對策略或未能實現新產品及時規?;N售,則公司經營業績面臨下降風險。

          細分來看,公司制劑類產品主要包括復方倍氯米松樟腦乳膏、消炎鎮痛膏、奧美拉唑腸溶膠囊、復方甲氧那明膠囊、鹽酸二甲雙胍片、諾氟沙星膠囊等。

          報告期內,復方倍氯米松樟腦乳膏的整體銷售收入分別為5,426.96萬元、4,838.35萬元、5,024.62萬元、2,965.46萬元,值得注意的是,復方倍氯米松樟腦乳膏20g/支的銷售單價由2021年的8.46元/支下滑至今年上半年的5.54元/支,下滑幅度為34.52%,就單價下跌,延安醫藥不得不承認是為了擴大市場容量。

          此外,消炎鎮痛膏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827.74萬元、4,575.95萬元、4,938.87萬元和1,988.60萬元,消炎鎮痛膏的銷量整體呈上漲趨勢;奧美拉唑腸溶膠囊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058.61萬元、2,5.72萬元、2,434.06萬元和1,084.96萬元,整體呈下降趨勢;復方甲氧那明膠囊的銷售收入分別為2,625.58萬元、1,574.44萬元、2,076.33萬元和2,086.16萬元,2023年1-6月,復方甲氧那明膠囊48粒/瓶的銷售收入大幅上漲了18.54%,主要受市場環境影響,該年度呼吸道疾病的用藥需求大幅上漲,導致其銷售數量大幅上漲。

          不過,延安醫藥的一些風險也不容忽視。從盈利水平來看,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延安醫藥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43.86%、48.32%、51.08%、51.19%,其中制劑的毛利率分別為53.41%、54.37%、52.81%和55.67%。而同期5家可比公司的平均值分別為78.02%、74.99%、70.87%、65.35%,延安醫藥毛利率水平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延安醫藥表示,如果未來公司毛利率較低的業務收入占比上升,或部分業務毛利率下滑,或未能在市場競爭中保持競爭優勢,均將導致公司毛利率下降,進而對公司盈利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盡管今年上半年業績不錯,但延安醫藥研發實力不突出,發明專利數量墊底同行,主營業務收入始終低于同行業公司的平均水平。

          在招股書中,延安醫藥將誠意藥業、華納藥廠、潤都股份、昂利康、海南海藥(***)作為同行業可比公司,延安醫藥2022年主營業務收入在同行中最低。2022年,誠意藥業、華納藥廠、潤都股份、昂利康、海南海藥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是6.53億元、12.73億元、13.72億元、15.68億元、17.58億元,主營業務收入第二低的誠意藥業主營業務收入都是延安醫藥的2倍多。

          而延安醫藥不僅主營業務收入不及同行業水平,其發明專利數量也明顯落后于同行業公司。截至2022年末,誠意藥業、華納藥廠、潤都股份、昂利康4家公司的發明專利數量分別為22個、36個、55個、17個,而延安醫藥則只有12個。

          產能長期不飽和

          諾氟沙星膠囊產銷率暴跌

          值得關注的是,延安醫藥在產能利用率不足的情況下仍擬募資擴產。

          慧炬財經注意到,雖然三款自有產品市場份額較高,但延安醫藥產能長期處于不飽和狀態。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主要劑型軟膏劑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6.79%、43.84%、67.47%、70.03%,呈現震蕩下降趨勢,一直未能達到100%,其余硬膠囊劑、片劑、延安湖北原料藥、無棣融川中間體的產能利用率也是不高,其中硬膠囊劑產能利用率更是由2021年的56.38%下降至2022年的19.96%,下降了36.42個百分點,到今年上半年才回升至40.38%。

          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復方倍氯米松樟腦乳膏的產銷率分別為89.00%、128.70%、98.45%、120.56%,也呈現震蕩下降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上半年,諾氟沙星膠囊產品的產銷率已下滑至50.02%,僅為2022年的三成左右,銷量僅為156.53萬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延安醫藥在產能利用率不足的情況下仍謀求募資擴產。此次IPO,延安醫藥募資1.83億元,其中7261.41萬元用于制劑生產線建設項目、1.1億元用于多功能制劑研發中心項目。

          客戶和供應商重疊暗藏風險

          引人關注的是,報告期內,有一個公司實體既是延安醫藥的前五大客戶同時也是其供應商,暗藏風險。

          招股書顯示,2020年,延安醫藥的第三大供應商為青海制藥,延安醫藥對其購金額為3323.12萬元,占當期購總額的比例為13.37%。

          而在隨后的2021年和2023年上半年,青海制藥均位列公司第三大供應商,延安醫藥對其購金額分別約為2212.39萬元、1769.91萬元,2022年,青海制藥則位列第四大供應商,延安醫藥對其購金額僅為442.48萬元。

          與此同時,青海制藥也進入了公司2021年前五大客戶名單,延安醫藥向其銷售額為1743.62萬元,年度銷售占比5.1%。

          那么,青海制藥是憑何獲得延安醫藥的青睞?天眼查顯示,青海制藥主要從事醫藥制造業,公司法人為羅軍,其中佳兆業醫療投資持股54.84%,海南達燦投資有限公司持股41.66%,海南鼎軒投資有限公司持股3.5%。

          在招股書中,延安醫藥并未對青海制藥既是大客戶同時也是供應商的情況進一步解釋說明,而青海制藥身兼大客戶、供應商雙重身份,無疑讓公司的業務獨立性、交易公允性布滿疑云。

          有券商投行人士對慧炬財經表示,一般來說,客戶與供應商分屬于行業上下游的兩端,但如果發生重疊,其背后可能暗藏著多重風險,是否存在特殊的關聯關系、資金占用或利益輸送情形,這都是監管問詢重點所在。

          應收賬款增速超營收

          逾期賬款直追凈利

          藥企的一大特點是應收款較高,延安醫藥也不例外,而應收賬款高企也意味著公司大量資金被下游占用,導致賺錢能力較弱,更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22年四成應收賬款超信用期。

          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6534.80萬元、7716.10萬元、7774.93萬元和5423.78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0.63%、22.75%、24.07%、28.62%。

          慧炬財經發現,延安醫藥應收賬款增速較快,增速高于同期營業收入的增長速度。2021年、2022年,其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較上期末增長18.08%、10.76%。同期,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11%、-4.76%, 2021年應收賬款增速是營收的2.54倍。

          報告期各期末,延安醫藥超信用期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739.90萬元、2069.43萬元、3324.19萬元、921.38萬元,占應收賬款余額的比例分別為11.32%、26.82%、42.76%和16.99%,2022年超信用期應收款增長顯著,占比高達43%。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超過信用期應收賬款占比較高,2022年,公司超過信用期應收賬款余額與同期凈利潤差額為1610.35萬元,直逼凈利潤。

          隨著延安醫藥應收賬款規模的擴大,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2022年顯著下滑,公司各期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4.62、4.76、4.17和5.74,低于同行平均值的8.53、7.51、7.54、8.09,對此,延安醫藥解釋稱,授予部分主要客戶較長的信用期及較高信用額度所致。

          招股書顯示,2022年按賬齡分類,公司1年以內應收賬款賬面期末余額5454.13萬元,1至2年賬面余額2303.29萬元,2至3年賬面余額17.51萬元,壞賬準備517.39萬元,計提比例6.65%。經慧炬財經計算,1年以上賬齡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占比為29.85%。

          報告期各期末,延安醫藥分別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準備339.10萬元、417.29萬元、517.39萬元、288.10萬元,也呈逐步上升之勢。

          針對上述問題,延安醫藥表示,隨著業務發展及收入規模增加,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可能會進一步增加,若公司對應收賬款催收不利,或未來個別客戶因各種原因不能及時支付貨款,公司可能面臨應收賬款難以收回而發生壞賬損失的風險。

          有財會人士告訴慧炬財經,正常情況下,應收賬款的變化幅度應與營業收入的變化一致。應收賬款增速大于營收增速說明營收中的大部分屬于賒銷,資金回籠較慢,會加大經營風險。這可能是公司放寬信用條件以***銷售,也有可能是公司人為通過應收賬款科目虛構營業收入。對于企業而言,應收賬款顯著增加并不是一件好事,企業明顯處于擴張發展,但這種擴張是靠賒銷模式來實現,另外這也說明產品議價能力不高,或者下游客戶話語權很強。

          舉債速度超業績增長

          分紅幾乎分走三年凈利潤

          那么,延安醫藥的債務狀態又如何?招股書顯示,在三年半時間里,公司負債規模不斷增長,資產負債率也持續提高,總負債高達8.04億元。

          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延安醫藥的負債總額分別為1.49億元、1.92億元、2.15億元、2.48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8.78%、12.12%,其中今年上半年增長率為15.03%。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末,公司負債總額較2020年末增長4294.21萬元,增幅高達28.78%。

          細致看來,2023年上半年,延安醫藥的短期借款大增了67.75%,達到1億元,而在2022年,其短期借款同比增長了77.49%,2021年更是同比增長了99.41%。整體來看,延安醫藥的舉債速度超過了業績的增長。

          數據顯示,隨著延安醫藥負債規模不斷增長,資產負債率也不斷提高。報告期各期末,公司資產負債率(合并)分別為23.68%、26.55%、31.22%和33.13%。負債率走高,利息對公司的利潤將形成侵蝕,2021年延安醫藥的財務費用同比大增17.54%,利息費用同比大增14.66%。

          值得注意的是,在舉債擴張的背后,公司還進行了大手筆分紅。IPO前夕,延安醫藥十分闊綽地進行了一輪現金分紅。2022年度這筆自2020年以來的最大分紅不僅將延安醫藥當年的凈利潤消耗殆盡,還得倒貼4000多萬。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延安醫藥進行了三次現金分紅,分紅金額分別為2016萬元、1995.47萬元、8991.6萬元,累計分紅1.3億元,將過去三年的凈利潤之和1.34億元幾乎消耗殆盡。而上述1.3億元的分紅中,至少有超過9600萬元落入了王學亮邱惠珍夫婦口袋。

          而從2022年財報來看,公司負債提高了12.12%,半年來新增短期借款2626.81萬元,不由讓人有一種借錢也要分紅的感覺。

          如此操作之后,延安醫藥各項償債指標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2020至2022年,公司的流動比率由2.23降至1.83,合并資產負債率更是由23.68%升至31.22%。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手筆現金分紅之時,延安醫藥的研發投入卻沒有那么大方。報告期內,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1,263.90萬元、1,530.62萬元、1,704.48萬元和726.94萬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3.99%、4.51%、5.28%和3.84%。相比之下,同期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研發費用率均值分別為5.64%、6.59%、6.11%和6.18%,延安醫藥研發費用率低于同行平均水平。

          有投行人士對慧炬財經表示,公司盈利分紅也是本分,但對公司來說,高額的分紅會將會透支公司發展的資本儲備。換言之,股東收益和公司發展實質上是一對矛盾,它們處在天平的兩端維持著此消彼長的微妙狀態,而延安醫藥的問題之一也就在于此。

          子公司屢屢受罰

          管理水平待提升

          另外,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延安醫藥都受到多起行政處罰,由于消防、安全生產、應急、稅務等問題被處罰,罰金累計10.155萬元,子公司多達6項的行政處罰或成影響公司IPO的主要障礙。

          在安全生產方面,據(鎮)應急罰[2020]010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2020年2月20日,鎮江建蘇因未遵守安全生產管理相關法律、法規,被鎮江市應急管理局責令期限改正、罰款人民幣87,500元。

          值得注意的是,據(魯濱棣)應急罰(2022)9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23年1月1日,無棣融川因事故調查報告未在規定時間內向應急管理局備案被無棣縣應急管理局罰款人民幣8,000元。不過令人好奇的是,無棣融川究竟發生了何種事故,為何未按規定時間備案,招股書并沒有詳細披露。

          業內人士表示,子公司頻頻受罰,與其自身增長過快而管理水平沒有相應提升存在一定的關系。延安醫藥擁有9家子公司,公司規模的持續擴張增加了其管理上的負擔。

          目前醫療反腐如火如荼,藥企IPO仍然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但此次北交所改革將使企業從新三板掛牌到北交所上市再到滬深交易所的上市規劃更暢通、更靈活,在這一情況下,先舉債再大額分紅的延安醫藥能否順利闖關,慧炬財經后續將持續關注!

        最新文章

        国产成人a区在线观看视频_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_妓女日韩一区二区三区_2011亚洲人妻影院免费